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五十二章 男人的快乐很简单

作品:老婆是花瓶,得宠着|作者:半世琉璃|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9-16 16:02:04|下载:老婆是花瓶,得宠着TXT下载
  “可能是挂吧。”苏同恩立马找了个借口。

  乔十一这会儿也这么觉得了,还愤愤不平的表示,“挂比真恶心。”

  苏同恩附议着,作为职业电竞选手,对外挂是深通恶绝的。

  “对了十一,咱们也来solo吧。”

  “好啊。”乔十一爽快答应。

  两人开局,苏同恩依旧在模拟没事只会躺的技巧在打solo。

  其实这阵子她一直在这样训练,把陪练都给打哭了。

  连队伍里的人,都被她折磨得不行。

  可苏同恩始终没有达到理想的水准,可以说是有些走火入魔了。

  逮着人就要solo的那一种。

  乔十一是知情人士,看到她这个打法就知道她在模拟没事只会躺的打法。

  虽然很凶猛,可总是少了点什么。

  他不好点破,只好努力配合。

  这一晚乔十一留宿在了御蓝湾,也不是他不想回酒店,是他想留下来膈应江羡和乔忘栖两人。

  这不,晚饭的时候,他刻意坐在了江羡的对面。

  结果乔忘栖就坐到了江羡的身边,和她说话的时候都是温温柔柔的?,恨不得一双眼睛都黏在江羡身上一样。

  乔十一从来不知道,自家九哥有舔狗的属性。

  晚上他要休息的时候就问乔忘栖,“九哥,我晚上想跟你睡。”

  乔忘栖,“……”

  他忍了很久了!

  从他留下到现在,乔忘栖就一直在忍!

  以前这里就只有他和江羡两人,他们想干嘛就干嘛。

  现在多了个乔十一,拉个手都得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才行。

  很憋屈!

  很!不!爽!

  乔十一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惹怒了这位活阎王,还想作一会的。

  就听乔忘栖不冷不淡的说道,“好啊,刚好我们可以彻夜长谈一下!”

  乔十一,“……”

  “啊不行,我跟别人一起睡会睡不着,我还是自己睡吧,九哥晚安。”

  他转身就要走,却被乔忘栖给叫住了,“回来!”

  乔十一摸摸鼻子转身,他都道歉了还不行啊?

  “只跟我说晚安?”乔忘栖英气的五官阴气沉沉。

  乔十一只觉得后背发凉,赶紧喊道,“嫂子,晚安!”

  “嗯,晚安。”江羡依着门框跟他打了个招呼。

  因为太好看,乔十一不小心多看了两眼。

  就被乔忘栖很不客气的赶走,“还不赶紧滚?”

  乔十一就滚了。

  两人进了屋,江羡还在笑他,“你的这个弟弟,像个活宝一样,难得啊。”

  “他都不尊重你,你还这么说他。”乔忘栖不满的道,护犊子的心思表达的淋漓尽致。

  江羡笑得更开心了,“看得出来他很依赖你,所以觉得我把你抢走了,才针对我,这种针对我能理解,你也别总是凶他,男孩子的快乐很短暂的,长大了想这么天真都没这个机会了。”

  乔忘栖只是摸摸她的头,大概是被她的气度所折服吧。

  到是江羡趁机问了一句,“你呢?你的快乐是什么?或者你有过快乐的时光吗?”

  快乐?

  这个词对曾经的乔忘栖来说是个太奢侈的东西。

  从小就出类拔萃的他,一直被当做乔家的接班人在培养,要学的东西比同龄人要多好多倍。

  他每天一睁眼就在不停的学习,细节到每晚几点睡,睡多少分钟,吃多少的食物都是经过精心计算的。

  每个豪门都有自己的一套培养继承人的标准,而乔家的,就格外严格。

  他所拥有的,是别人做梦也想得到的。

  可他所经历的,是别人做梦也想象不到的。

  但是……

  这种黑白灰状态的生活,在遇到江羡之后,就开始有了质的转变。

  所以他现在尝到了快乐的滋味。

  乔忘栖突然无比缱绻的过去搂住了江羡的柳腰,低头在她耳畔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江羡的脸色顿时一片潮红,忍不住伸手锤他的胸并控诉,“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乔忘栖丝毫不觉心虚,并觉得他说的都是实话啊。

  和她在一起,就很快乐。

  而最最快乐的事,是和她在床上做,爱做的的事。

  男人的快乐就这么简单!

  ……

  乔十一睡觉前还看了一眼股票,非常虔诚的对着天空拜了拜,“老天爷保佑我明天股票翻倍,到时候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第二天一早,他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自己入手的那只股票涨了还是跌了。

  这一看,他有点傻眼。

  跌了一点点,不算很多。

  用席年的话来说,刚入股市,没亏一半就算是赚的。

  可到底是没有达到他所期盼的那样,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便四处看了看。

  这一看,可不得了!

  有一组非常熟悉的股票,连夜暴涨了百分之一百。

  这种跳跃式的涨势,在如今低迷的股市非常的突出。

  乔十一越看越觉得不对,然后飞快的退出来,在昨天预选的那组股票里看了看。

  乖乖,第十个!

  就是江羡提到的那个,说能让他赚点零花钱的那只股票!

  当时他还非常鄙夷的以为江羡是在装逼呢。

  “巧合!肯定是巧合!”乔十一坚定的这样认为。

  他顾不上其他,直接给席年打了个电话过去。

  席年是个很自律的人,这个点已经吃完早餐看完股市了。

  乔十一的电话打过来,才刚开口,他就知道他要问什么了,“你昨天选的八号是吧?那支股票还算稳定,虽然没有赚钱,但也没亏多少,到是第十个涨势有点猛,如果昨天入手的这支股票,那就赚大发了。”

  这话听得乔十一心里在滴血。

  因为昨天有人劝他买这支的,但是他还在心里嘲笑过对方。

  “因为这支股票的涨停,股市有了一点水花,你再观察观察,挑选几支好一点的股票入手,切记不要贪心。”席年认证叮嘱道。

  乔忘栖这次对乔十一的考核是非常严格的,连席年都没有特别的透露,因为知道乔十一回找席年求助。

  所以席年这边也只能给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实际上大部分的价值还是要乔十一自己去判断。

  他连早餐都顾不上吃了,打开电脑到处看到处打听。

  乔忘栖早上和江羡吃完早餐后就出门了,走的时候特别交代过乔十一,让他在家老实点。

  言外之意,别动江羡一根毫毛,不然他绝对完蛋。

  中午的时候,江羡准备点外卖的时候,想起了乔十一,就上楼来敲门。

  他有点不耐烦的打开门问,“干嘛?”

  “我准备点外卖,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江羡还算客气的问。

  乔十一一脸嫌弃的道,“你就不会自己做吗?为什么要点外卖?”

  “对啊,我不会啊,所以点外卖。”江羡回答得理直气壮。

  乔十一就更加嫌弃了,因为他想到自己的女神可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完美女人。

  除去美貌,江羡跟本没法比!

  “随便,你看着办就行。”他懒懒的应了一句,又关上了门。

  江羡也不在意,她点了一些吃的,就下楼看电视等外卖了。

  没多会儿乔十一也下楼来了,因为头发没搭理,有两撮毛翘着,有点滑稽。

  江羡有那么一点点的强迫症,看到这两撮毛,便忍不住叫道,“乔十一,你过来一下。”

  “干嘛?”乔十一没好气的问。

  “过来嘛。”她招手,像在召唤宠物一样。

  偏偏乔十一没意识到这一点,下意识的凑了过去。

  她又说道,“低一点。”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听她的命令,身体不由自主的低了一点。

  江羡这才伸出手去,把那两撮毛顺了一下。

  乔十一,“???”

  男人头女人腰,都是禁忌,碰不得的,这女人不懂?

  还是……她在勾引自己?!

  想到这个可能,乔十一的脸色突然爆红,然后退了一大步,“你,你做什么!”

  江羡一脸茫然,“啊,我看你的头发翘起来了,想给你按回去,没别的意思。”

  乔十一,“……”

  肯定不是,绝对不是!

  她绝对是在勾引自己!

  可偏偏他没有任何证据,只能红着脸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头顶处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发生在江羡给他顺毛之后。

  那种感觉……很奇怪。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挠了一下。

  很轻,几乎察觉不到。

  但心湖之中,又因为这淡得不可察觉的轻抚,而泛起了点点涟漪。

  好在外卖及时送到,阻止了他的胡思乱想。

  江羡让他去拿外卖,乔十一就问,“你自己不会拿吗?”

  “我懒啊,你是男人,要勤快一点,你看你九哥,可勤快了,有他在家,我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

  乔十一,“……”

  你还得意上了!

  看把你给惯得!

  他不情不愿的额去拿了外卖,好在食物看上去还算可口的样子。

  两人各自吃了起来,新闻又在播放股市的新闻,正好提到了昨日的十号股票。

  乔十一心间一动,又把今天选的股票拿出来问江羡,“这一组股票如何?”

  江羡扫了一眼,“七号不错。”

  乔十一在心底吐槽,装,继续装!

  我就不信你今天不翻车!

  所以……

  第二天,乔十一又懵逼了。

  江羡昨天说的七号,也涨了。

  虽然涨幅没有昨天的十号多,但也很可观。

  乔十一挠挠头,“还是巧合!必是巧合!”

  他垂头丧气的下楼,又是江羡在家。

  好像她就不怎么出门。

  到是乔忘栖这几天很忙,早出晚归的。

  乔十一过去沙发边懒洋洋的坐下问江羡,“你怎么不爱出门啊?”

  “我到是想啊,一出门都是狗仔记者的,为了不给别人增加负担,我还是在家比较合适。”

  乔十一忍不住翻个白眼,真当自己是个腕了。

  “哦对了,我前天跟你说的那支股票,十号,你今天可以抛售了,不能再持有,明天可能会跌。”江羡随意说了一句。

  主要还是这两天乔十一总问她股票的事,她就多关心两句,反正是自家人嘛。

  ——

  江小羡:你在教我做事啊?

  乔十一: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