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辅们各自回去,韩琦到了政事堂外面,一个心腹求见。

  “何事?”

  韩琦的性子急,所以一坐下来就觉得热的不行,只得起身踱步。

  心腹笑道:“相公,方才下官听到了个消息,说是王安石的长子王雱进了国子监。”

  韩琦扇着扇子,只觉得胸口发闷,就焦躁的道:“赶紧说!”

  心腹急忙说道:“可那王雱竟然公开说他进国子监就是奔着学杂学去的,相公,外面可是闹起来了。”

  这心腹知道王雱和沈安交好,而沈安却是自家主子的大仇人,所以得了这个消息就跑来报信。

  他微微仰头,就像是一条和主人讨赏的小狗,那笑容分外的纯真。

  韩琦看了他一眼,只觉得更加的烦躁了,就喝道:“滚!”

  在等夸赞的心腹一下就楞住了,韩琦大怒,一脚就踹了出去。

  “滚出去!”

  嘶吼声在政事堂里传了很远,不少人都探头出来看。

  等看到是韩琦的心腹被踹了出来后,大家不禁就捂嘴笑了起来。

  “看什么看?”

  韩琦出现在门内,那些官吏们瞬间消失,就像是遇见危险的乌龟把脑袋飞速的缩了回去。

  韩琦瞪了心腹一眼,然后转身进去。

  嘭!

  房门被重重的摔上,韩琦站在门后喃喃的道:“他为陛下解除了危机,保住了尊严,有这功劳在此,什么杂学?这几日谁敢贬低杂学就是贬低官家,贬低咱们这些宰辅……蠢货!”

  ……

  “总算是凉爽了些。”

  赵祯回到了后宫之中,房间内多了冰,顿时就舒坦的放松了身体。

  曹皇后在边上给他擦汗:“出汗不能受冷,要小心才是。”

  赵祯闭上眼睛,惬意的道:“朕知道了。”

  曹皇后给他擦了汗水,然后把毛巾递给边上的人,就好奇的问道:“官家,那些臣子都偃旗息鼓了?”

  核心的东西只有赵祯和那几位宰辅知道,而皇后却处于一知半解,最难受的时候。

  赵祯点点头,“是啊!那望远镜一出,宰辅们都傻眼了,本来想让我退让,最后他们却自己退了,还主动出去压下了那些人。”

  “望远镜?”

  曹皇后纳闷的道:“此物于军中有大用,可怎么能让宰辅们傻眼呢?”

  这话有些干政和探寻之意,可赵祯心情大好,就说道:“那月亮之上啊……没有月宫。”

  “什么?”

  女子拜月的历史很长,神话月亮的人群中大半都是女人。

  所以曹皇后才这般震惊。

  赵祯笑道:“是没有,不过此事不可张扬,后宫之中只需你我二人知晓,旁人知晓了……那就弄的远远的。”

  外面的陈忠珩只觉得痔疮又有些要犯病的意思,他摸摸屁股,心想某可是知道的,难道要把某流放到沙门岛去?

  曹皇后也就白天看过一次望远镜,此刻她想着月亮上的‘风景’,不禁有些痴了。

  “官家,那沈安此举倒是有大功于您啊!”

  此刻的曹皇后更加的憎恨曹云了,心想若非是他嫉贤妒能,曹家怎么会和沈安交恶?

  这样的少年俊彦,按照官家的心态,以后多半是要重用的。

  曹家本是有机会和他交好,可一个曹云,一个曹定就把关系给毁掉了。哪怕现在缓和了些,可终究是有些不自然。

  赵祯呼出一口闷气,说道:“是啊!那少年还嫉恶如仇,见到丑恶就不肯放过,为此得罪了不少重臣。”

  “嫉恶如仇?”

  曹皇后愕然,心想除非是傻子,否则谁会嫉恶如仇啊!

  这事儿还真不是什么假话。一个少年人嫉恶如仇,那只能用不谙世事来形容,或是得一个莽撞的评价。

  “韩琦几次被他弄的灰头土脸,朕……心中愉悦,高兴。”

  在接宗室子进宫的倡议中,韩琦是蹦跶的最厉害、最跋扈的那一个,许多时候压根就没把赵祯放在眼里。

  所以沈安几次给了韩琦难堪,赵祯都在有意无意的偏袒,若非是如此,以韩琦的跋扈,早就对沈安下手了。

  天气炎热,赵祯渐渐的又有些焦躁起来。

  他拉扯了一下衣襟,觉得胸口有些烦闷。

  曹皇后看到了,就拿起扇子给他轻轻的扇动着。

  可这点风根本就无济于事,反而让人觉得是隔靴搔痒。

  “官家,圣人……”

  曹皇后本是侧身在扇扇子,闻声回头,就见任守忠站在门外。

  “何事?”

  皇帝怕是很难有儿子了,这个是后宫大部分人的共识。

  皇帝没儿子,以后大家怎么办?

  在后宫之中绝望的老去?

  那样的日子会很煎熬,每一天、每一刻都是煎熬。

  只有皇后能跳出这个圈子,可以参与到各项事务中去。

  这是身份决定的地位。

  所以现在后宫中的气氛有些古怪,不少人都觉得皇后也是只不下蛋的母鸡,凭什么能母仪天下?

  后宫之中多有龃龉,让曹皇后有些苦恼。

  而任守忠眼明手快,心思细密,而且主意很多,就成了她最重要的帮手。

  这个帮手此刻微笑着走了进来,然后行礼。

  赵祯抬头瞥了他一眼,然后又闭上眼睛,淡淡的道:“你有事便去吧。”

  这话听着淡然,可曹皇后却知道官家这是恼了。

  赵祯在朝中是一个仁慈而尽心尽力的皇帝,真的是心力交瘁。而作为后宫之中唯一带把的男子,他在此时却是说一不二的官家。

  你这是嫌弃朕了?

  这种心态看似孩童般的,可许多人都有。

  曹皇后却觉得自己是遭遇了无妄之灾,她的浓眉微微皱起,然后扫了任守忠一眼。

  任守忠本是在堆笑,可看到皇后的眼神后,心中不禁一个咯噔。

  后宫之中的内侍们也在适应着官家没有皇子的这个现实,但他们必须要为自己寻找出路。

  任守忠在皇后的身边得用,可若是新帝登基,他还有个屁的作用啊!整日就只能跟在皇后……不,那时候是太后。整日跟在太后的身边,虽然日子比其他人好多了……

  可没有上进心的内侍……他不是好内侍啊!

  所以他必须要努力,最好能吸引官家的注意。

  他抬起头来,先是对自己目前的老板曹皇后谄媚一笑,然后才说道:“官家,圣人,臣刚得了个消息,也不知……”

  “滚!”

  他在想着在赵祯的面前露个脸,却忘记了自家的主子是个女中豪杰。

  “臣有罪。”

  任守忠缓缓跪下,然后不敢再卖关子,就说了自己的发现。

  “臣听说外面有个木匠,此人打造出了一个宝贝,能送凉风。臣就想着来禀告,好歹让人去看看,若是好,那就弄进宫中来,给官家和圣人送送风,也好解些暑气。”

  “嗯!”

  赵祯一听就来了兴趣,问道:“可是真的?”

  这时候的盛夏很难熬,哪怕是皇帝也只能享用些冰块,想吹风的话,得让人在边上扇扇子。

  可扇子扇出来的风,它不得劲啊!

  曹皇后挑眉道:“你这刁奴,可是谎话?”

  任守忠想起了报信那人信誓旦旦的神色,就说道:“臣不敢说谎。”

  曹皇后意动了,“官家,要不派人去弄来试试?”

  这个不是什么扰民,而是花钱买。

  赵祯点点头,任守忠就欢喜的道:“官家,圣人,臣愿意去。”

  赵祯点头,觉得也该让皇后身边的内侍出个头。

  任守忠气势汹汹的带着人冲出宫中,一路来到了一家木匠铺子外面。

  木匠和徒弟以为是大生意来了,就出来迎接。

  任守忠的目光转动,就盯住了木匠:“听闻你这里有什么风扇?”

  风扇是什么模样他不知道,但他相信那人不敢骗自己。

  木匠的目光先投向了边上的一个木架子,然后笑道:“贵人,这东西是沈待诏发明的,小店只是做,却不能卖……”

  “拿走!”

  任守忠大手一挥,手下有人揪住了木匠,然后让他现场演示了一番风扇的运作方法。

  “都记住了?”

  任守忠被风吹的飘飘欲仙,想着等官家和圣人吹了这股清风后,必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

  这是一次出头的机会,他不想错过。

  “走!”

  木匠见他们拿起东西就走,就喊道:“这东西还不成,不成啊!”

  任守忠笑道:“倒是忘记给钱了,给他钱。”

  几串铜钱被扔在地上,一群人扬长而去。

  等回到宫中之后,任守忠亲自架起风扇,甚至还亲自拉动了绳子。

  清风徐徐而来……

  赵祯微微眯眼,点头道:“爽快!爽快!”

  曹皇后也是凤目微眯,叹道:“好精巧的手艺,好东西!”

  任守忠见帝后都在夸赞,于是就越拉越快……

  “好大的风,这是谁弄出来的?”

  赵祯觉得这东西真是不错,不但做工精巧,而且设计的心思也极为出众。

  这就好比后世的人第一次见到空调这个神器一样,赵祯也震惊了。

  他不禁凝神看去,就看到扇叶转动飞快,都看不清楚模样了。

  而任守忠在侧面飞快的拉动着绳子,一副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但依旧在坚持着的模样。

  这个内侍不错啊!

  赵祯微微点头,目光中带着赞赏。

  任守忠被这么一赞赏,心中一个激动,就又用了点力。

  嘭!

  咻!

  ……

  第三更,大家晚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167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北宋大丈夫,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北宋大丈夫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