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大丈夫 第391章 令人发指的热情

小说:北宋大丈夫 作者:迪巴拉爵士 更新时间:2019-04-22 12:37:52 源网站:八一中文
  初春的广南西路处处嫩绿,汴梁还处于寒冷中,这里却可以单衣出门。

  沈安端坐马背上,眯眼看着前方回身的三骑,双手从左右环抱了一下。

  黄春喊道:“郎君有令,左右压过来!”

  号角长鸣,旗帜摇动,两边的黑甲骑兵缓缓顺着城墙逼了过来。

  这些黑甲都是出云观打造的,经过淬火冷却之后,盔甲都变成了黑色,看着不打眼。

  可一旦聚集起来之后,这黑色就像是地底下涌出的黑潮。

  峒将面色发白,喝问道:“这是哪里来的?”

  左右的黑骑压了过来,他们开始不安。两个土人拔出长刀,目光阴冷,却没有恐惧。

  这就是死士!

  “问话!”

  峒将眯眼看着那些黑骑,见他们面色发黑,露在外面的只有脸,可那脸上都是干瘦干瘦的。

  还有眼睛,那些冷漠的眼睛就像是……

  “邙山……”

  “下马跪地!”

  严宝玉单骑上前,长刀举起。

  峒将的眼神在闪烁着,喝道:“问他是谁。”

  一个土人喊道:“你们是谁?”

  严宝玉说道:“邙山军!”

  “邙山军?”

  峒将在寻找着空档,可他绝望的发现那些黑骑在渐渐围拢,而且他们的手中还有弓弩。

  那些缝隙看似生路,可在弓弩攒射之下,逃出去也会变成刺猬。

  “邙山军……这就是宋人的援军?”

  峒将喃喃的道:“一百余人,这点人还不够给交趾人塞牙缝的。”

  “下马跪地!”

  严宝玉再次喊道。

  峒将知道这是最后的警告,他看看左右,说道:“晚些你二人准备……骤然发难,护着我……杀出去……”

  三人缓缓下马,看似恭敬。

  “举手!”

  六骑近前,然后下马。

  弩箭被收了起来,长刀被拔了出来,六双眼睛里多了些东西。

  杀戮!

  “跪下!”

  喊声刚起,峒将就尖叫了起来。

  “动手!”

  两个土人猛地抬头,长刀同时出鞘。

  他们觉得自己能斩杀当前这六人,然后一往无前的冲杀出去。

  他们以为这些黑骑只是普通的骑兵,所以信心满满。

  铛铛铛!

  刀光迅速闪动,人影迅速交错。

  只是一个照面,那两人就冲了出去。

  他们的脚步渐渐放缓,然后站在了那里。

  他们的身体在摇晃着。

  一滴鲜血落在了地上,接着鲜血成了线……

  手一松,长刀落地。

  噗通!

  两个土人重重的倒在地上,身体在抽搐着,那痛苦的呻*吟渐渐高昂……

  六把长刀斜指着地面,有鲜血从刀尖上滴落下来。

  六双冷冷的眼睛在看着峒将。

  “跪下,或是自尽!”

  峒将的身体在颤抖着,目光从那两个倒下的土人那里收回来。

  那两人在西平州堪称是无敌的存在,也是他此行来刺杀的最大倚仗。

  可刚才只是刀光闪动了一下,那两人竟然就倒下了。

  这些黑骑是什么人?

  峒将的脸颊在颤抖,目光寻索着……

  “十息!”

  沈安已经过来了。

  长途跋涉让他有些憔悴,不过在看到出现在城门那里的一群官员时,他还是露出了微笑。

  官场啊官场,不管你是否喜欢,这些迎来送往的礼节是少不得的。

  他缓缓走过来,峒将在笑,很是猖獗的大笑。

  “哈哈哈哈!”

  笑声让萧固很不高兴,他皱眉道:“让那人……让他好生劝劝那峒将,让他降了吧。”

  他需要俘虏来问话,更需要俘虏来彰显武功。

  峒将就是知道这一点,这才有恃无恐。

  大宋在西南的政策就是怀柔,让这些峒将压根就不怕什么处罚。

  诸葛亮七擒孟获同样是怀柔的手法,若是换个角度,孟获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峒将在大笑着,沈安不悦的道:“打断他的腿!”

  他从边上走去。

  峒将看出这个少年是头领,所以在他走过自己的边上时,就猛的大喊一声,然后就扑了过来。

  沈安压根没搭理,只是冲着走来的萧固问道:“可是安抚使吗?”

  萧固见峒将扑向了沈安,面色大变的喊道:“小心……”

  沈安却只是微微一笑,就在峒将即将抓住他时,边上的严宝玉骤然出腿。

  这一腿直接踢在了峒将的膝盖上。

  众人都听到了咔嚓的一声,然后就是刺耳的惨叫。

  “啊……”

  严宝玉劈手抓住了峒将的衣襟,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一下当真是迅如雷电,广南西路的一干官员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峒将就已经躺了在地上。

  萧固是文官,哪里看到过这等手段,一时间竟然呆了。

  转运使宋成最先反应过来,就介绍了一下这边的人。

  “某翰林待诏,国子监说书沈安。”

  呃!

  沈安摘掉了头盔,一看就是个十多岁的少年。

  清醒过来的官员们不禁惊讶了。

  这么年少的翰林待诏?

  这个不可怕,因为可以是宠臣。

  可国子监说书却不是宠臣能担任的。

  这少年难道还是大儒?

  好吧,就算他是大儒,可谁见过大儒领军的?

  而且刚才他视峒将如无物,更是残忍的下令打断峒将的腿……这些哪里和大儒有关系了?

  大儒是从容不迫的,见到这等惨烈的场面就该微微皱眉,然后慢条斯理的说一些道理,好生呵斥一番那些武人。

  有官员低声道:“这莫不是哪家权贵子弟?否则年纪轻轻的哪里能担任翰林待诏……而且国子监说书更是不能,可见后台硬扎啊!”

  “说不好都是虚职!挂个翰林待诏的名头,国子监说书……国子监都没落了,不过是哄人的罢了。”

  “是了,才十多岁的少年,哪有那样的本事。”

  “那他带着这一百余骑来这里作甚?”

  “厮混……资历啊!那些黑骑一看就是精锐,多半是家里寻关系派来保护他的。这分明就是来这里混资历的,回头就会升官了。”

  “原来是纨绔子弟啊!这让我等兢兢业业做事的人情何以堪呐!”

  萧固也觉得大抵是这样,就板着脸道:“你来此作甚?”

  沈安听到了这些议论,却只是微笑道:“奉官家之命前来。”

  竟然扯到了官家?

  那多半是顶级权贵。

  可大伙儿想了想,却想不到大宋有哪家姓沈的顶级权贵家族。

  萧固的脸颊微微一动,心中不悦之极,拂袖道:“各自回去吧。”

  这少年就是来厮混的,老夫哪有功夫却接待他,他也不够格。

  黄春勃然大怒,说道:“我家郎君乃是归信县开国男!”

  还是无人动容。

  大宋的爵位不值钱,你到了一个位置后,爵位自然就来了。

  十多岁的开国男,这不是权贵子弟……

  “这不是权贵子弟某就吃屎……”

  “我家郎君在府州一战击败西夏人,铸京观于百胜寨……然后凭着此功封爵。”

  黄春傲然道:“刚才谁说要吃屎的?出来让某看看,正好某腹痛难忍……”

  刚转身的众人身体一滞,却没回头。

  “竟然是个异类?”

  “文官领军,竟然……京观……可怕,只有狄青在时才弄了一个吧。”

  “对,就是镇压侬智高时铸的京观。”

  文官领军本就是异类,铸京观更是异类中的异类。

  “我家郎君统管太学,去年的发解试,过关的一百零八人全是太学的学生……”

  官员们都傻眼了。

  每次发解试太学就会涌入许多权贵子弟,以及那些在京城附学的学生。

  这些人大多有才,往常的发解试中,太学的学生们往往输的很惨,那些录取名额都是为外人做嫁衣。

  这次的解额竟然全被太学的学生包揽了吗?

  有人问道:“可是不许附学了?”

  黄春冷笑道:“去年的附学是来者不拒!”

  众人惊讶,连萧固都回身,重新换了个表情。

  大伙儿不会佩服什么杀敌无数的武将,更不会佩服什么名将,只会佩服那等文学大才。

  可沈安是用了什么法子?

  黄春得意的道:“我家郎君所创的题海大法,如今风靡汴梁,无数人去太学偷师学艺……”

  他微微带些不屑的说道:“广南西路……好像没什么文名吧?”

  有毛线的文名!

  这里就是半蛮荒地带,若非是强制性的给解额,大抵就会成为文化沙漠。

  众人不禁暗自赞叹着,萧固拱手道:“沈待诏还请进城叙话。”

  前倨后恭,不过是因为沈安的‘战绩’震慑住了他们而已。

  “沈待诏远来辛苦,看看那脸……竟然都黑了,某家中热水方便,若是不弃,就住进去,早晚酒肉管够……”

  “酒肉算个什么?这边的兽肉腥臭难吃,某去买了肥羊来,沈待诏只管来……”

  “沈待诏,小女年方十二,俏丽无双,人称邕州第一美人……还待字闺中……”

  “……”

  随后这些官员就迸发出了令人发指的热情,拉拉扯扯的,就想把沈安拉回自家去。

  萧固一脸黑线的干咳几声,却拦不住这些热情。

  宋成低声道:“他们想让沈安教授那个什么题海大法……某怎么觉着不对劲呢?”

  萧固点点头,恼火的道:“斯文扫地!斯文扫地!好歹要矜持……让他们矜持些!”

  宋成就过去干涉了一下,被拉着的沈安这才得了解脱。

  “赶紧议事吧。”

  沈安并不是来支教的,所以进城之后,就顾不上洗漱更衣,要求先了解情况。

  ……

  明天去医院,希望别再开可乐必妥了,副作用太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167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北宋大丈夫,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北宋大丈夫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