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邙山军,沈安惆怅了两日,随即就被包拯给弄醒了。

  “包公,包绶乖不乖?”

  果果见他没带着包绶来,就有些不乐。

  包拯笑眯眯的道:“乖,很乖。”

  他见沈安皱眉沉思,就说道:“你且消停些,杨家那边的嫁妆准备的差不多了……可杨继年终究身家不丰,你可准备兜裹吗?”

  所谓的兜裹和现在的厚嫁风俗有关系。

  此时但凡嫁女都得准备丰厚的嫁妆,否则会被人耻笑。

  富裕人家自然不怕这个,可普通人家却为之头痛。

  怎么办?

  直接告诉女婿:我家的条件就这么样了,陪嫁也就这么多,你可愿意?

  男方若是不愿意,双方就算是告吹了。

  若是男方对女子满意,那么就会私下给些首饰金钱,让女方筹办嫁妆,也就是男方给女方撑面子之意。

  这种为女方撑面子的行径就叫做兜裹。

  沈安想了想,说道:“杨公的性子怕是不会收。”

  包拯叹道:“那就是个骄傲的人,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却不肯低头。”

  沈安安慰道:“某这里却不在乎女方的嫁妆,说句难听的,包公您也知道某的身家,女方嫁妆的多少……有意思吗?”

  这话他说的豪气干云,暴发户的气息让包拯的眼中凶光一闪。

  “罢了,此事老夫去说说。”

  本是媒人该干的活,可包拯却担心媒人坏事,就专门告假去了杨家。

  沈安想起了一件事,就说道:“包公且慢,小子这里弄个好东西您带着去。”

  “什么东西?”

  包拯没工夫磨蹭,沈安说道:“蛋糕。”

  “蛋糕?”

  包拯皱眉道:“可要紧?”

  “好吃的,包公,是好吃的。”

  果果眉飞色舞的道:“好甜,好香,包公你要吃,吃了会喜欢。”

  包拯的眉间松散了些,笑道:“好好好,听果果的,老夫就等等,若是不好吃……”

  不好吃老夫把你哥哥给腌了,等着新年时用来下酒。

  大半个时辰后,沈安弄了两个食盒出来。

  “包公,一盒是给您的。这东西省牙口,松软,若非是太甜,您都能经常吃。”

  “鬼鬼祟祟的,会是什么东西?”

  包拯没工夫查验,就急匆匆的去了杨家。

  杨继年今日也在家等候商议婚事,等包拯来时,见他拎着个食盒,就笑道:“包公这还带了什么东西?”

  “你女婿的。”

  包拯没好气的道:“你那女婿倒是记着溜须拍马,说是给你家的好东西。”

  杨继年随口吩咐道:“拿去后面。”

  阿青提着食盒去了后面,李氏和杨卓雪正在做针线,见了就笑道:“谁的?”

  阿青笑道:“是……沈郎君托包公送来的。”

  李氏矜持的道:“会是什么东西?打开看看。”

  杨卓雪表面淡定,可手上的活计却停住了,不时瞥食盒一眼。

  李氏见了就笑道:“想看就看,再过一阵子你就是他家的人了,怕什么?”

  杨卓雪低头道:“娘,我舍不得你们呢。”

  李氏心中自然也难舍女儿,可却安慰道:“没事,都在汴梁城里,有事叫人通个话就是了。”

  气氛有些伤感,正好食盒打开,一股子甜香传来,李氏咦了一声,然后凑过去看了一眼,说道:“这金黄金黄的是什么东西?”

  她伸手去攥了一小块,先是嗅嗅,试探着送进了嘴里……

  包拯也是忙中出错,并未告知她们这东西是食物,所以李氏弄的像是验毒般的紧张。

  杨卓雪被气氛感染,也紧张的看着她。

  李氏的嘴角渐渐撇开,然后咀嚼了几下,速度又加快了些……

  “嗯……好吃,好吃。”

  她又攥了一块,然后才想起了女儿:“切开,都尝尝。”

  阿青去弄了刀子来切开蛋糕,然后分了。

  杨卓雪咬了一口,顿时就觉得幸福来临。

  当你感到不幸福时,那就去吃吃甜食。

  不知道是谁说的这句话,但杨卓雪却真的是感受到了幸福。

  “这人竟然这般……连美食都弄的这般出众。”

  李氏赞美道:“女儿啊!你以后嫁过去有福了,至少每日的口福是少不了的。”

  杨卓雪感受着口中残留的甜香,眯眼道:“娘,到时候我让人送来给你吃。”

  “你现在说的好,到时候怕会把娘给忘记喽……”

  李氏嘴里不相信,可心中却极为受用。

  “这东西怕是宫中都没有吧?”

  李氏发现自己和女儿竟然忘记了给家里的两个男人留些蛋糕,不禁有些尴尬。

  “肯定没有。”

  杨卓雪在想着沈安,想着那人的多才多艺。

  他这般好,为何要对我……对我那么好呢?

  为了我的生辰特地赶回来,把公事抛在脑后,给了我那些惊喜。

  他这般喜欢我吗?

  杨卓雪的眼中多了憧憬。

  你喜欢我……我才会喜欢你呀!

  如果两个人相互喜欢,那会是什么日子?

  可他这般出众,定然有许多女子喜欢,他以后会不会有许多女人呢?

  哎!

  和那些女人一起分享自己喜欢的人……我还会喜欢他吗?

  少女的心思总是这般,如雨如雾,变幻不定。

  “娘,他会有其他女人吗?”

  杨卓雪的问题让李氏一怔,然后叹道:“女儿啊!你是妻,其他女人只是妾,妾啊……那就是玩物……”

  同为女人,那些人竟然要沦为玩物吗?

  杨卓雪的脑海里自动出现了一幅画面……

  沈安手持皮鞭在抽打着那些小妾,然后喝令她们歌舞取乐……

  有些残忍。

  她点点头,很是难过,于是就写了一封信,悄然让阿青送去。

  稍晚阿青回来了,她先去见了李氏。

  “……小娘子的信大抵是问沈郎君以后会有多少女人,会不会虐待她们……”

  “竟然问这个……”

  李氏很无语,想到自己无意间的一番话竟然让女儿纠结了,不禁又想笑。

  这是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当然,终生只守着一个女人的男子也不少,比如说老王,司马光也是如此。

  吴氏是老王的表妹,表兄妹青梅竹马,感情深厚,自然容不得别的女人进来搅合。

  至于司马光,那人在这方面堪称是君子,连沈安都自愧不如。

  李氏叹道:“傻女儿啊!这种事你让沈安如何说……”

  阿青的脸上浮现了些笑容,说道:“那沈郎君看了书信,神色有些古怪,奴还以为他要生气,可谁曾想他竟然说……所谓博爱就是不爱,实则就是欲望在作祟,和牛马一般……”

  “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阿青有些懵。

  李氏的眼中有些欢喜,也有些唏嘘,说道:“他这话的意思是说……他不想做牛马。”

  牛马交配只是为了繁衍,和谁交配都是一样。

  可人不同,人还多了感情。

  阿青一怔,旋即就欢喜的去了后面。

  “小娘子,小娘子……”

  让阿青去送信后,杨卓雪就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太冒失,于是一直在患得患失。

  “怎么了?”

  她一下在沉思中醒来,阿青笑道:“沈郎君说自己不做畜生呢!”

  “不做畜生?”

  杨卓雪没反应过来,阿青就说:“他说什么博爱是畜生呢,和牛马一般……”

  这语言联想能力也是没谁了,若是沈安在的话,估摸着也得给阿青送上好评。

  这培训一下,活脱脱的就是个造言生事的好手。

  博爱就是畜生,这话放出去沈安得被多少人唾弃啊!

  苏轼在王弗去后的十周年为她做了一首词:十年生死两茫茫……,后来和王闰之相濡以沫二十余年,王闰之去后,他悲痛不已,但他还有王朝云……

  “真的?”

  可女人却不会唾弃他,杨卓雪就是如此。

  少女担心他会生气,所以一直在患得患失,此刻得了消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阿青点头道:“就是这么说的。”

  天可怜见,沈安何时说过博爱就是畜生。

  杨卓雪的眼睛一下就亮了,那光亮让阿青不禁赞道:“好个俏娘子,那沈郎君算是有福了。”

  ……

  沈安也被妹纸的天真给弄的有些好笑,可赵祯在听闻了棉花之事,就把他招进宫中问话。

  “可真有这等宝物?”

  他的话里带着狐疑,“若是真有,那辽人为何不用?”

  韩琦笑道:“能织布,能填充在衣服和被子里,而且还好养活……陛下,若是真有这等宝贝,辽人可不是傻子。”

  曾公亮也点点头,欧阳修面无表情,反正眼神不好,就当没看见。

  这是常理推算,小孩子都能得出这结论。

  这也是人生经验,而人从孩子时代开始的懵懂到年迈时的阅尽千帆,就是刷人生经验。

  沈安若是土著的话也会这般判断,可他却是来自于后世。

  后世记载着辣椒刚登陆时的遭遇……花卉,养在家里供人观赏。

  可辣椒后来却征服了华夏,从南到北,席卷一切。

  而棉花开花也好看,辽人大抵能养花的……

  对!

  沈安说道:“陛下,辽人能养花的多是富人,富人他不差衣裳啊!不管是绫罗绸缎还是什么,他们应有尽有,所以谁没事去琢磨那棉花能做些什么?再说了,他们也没那本事不是。”

  这个不是沈安吹嘘,华夏人就是有这种物尽其用的本事。比如说吃,天上飞的除去飞机,地上跑的除去汽车,海里游的除去轮船……

  就没有咱们不能吃的!

  ……

  第三更送上,晚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167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北宋大丈夫,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北宋大丈夫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