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希笑了笑,很是平静的道:“你得知道,这等斗殴的小案子本是到不了某这里,王雱用了王安石名头才得以进来……然后信口雌黄……”

  作为推官,他必须要维护自己做出的决定。

  “信口雌黄……”

  沈安突然笑了起来,很是纯良的那种,问道:“确定是斗殴而不是围殴?”

  “确定。”王希很坚定的道:“有人看到了,就是这样。”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而韩贽显然也想到了,只是沈安在笑,笑的很老实纯良,所以他们都觉得应当不会。

  就在这种不相信中,沈安突然伸手。

  啪!

  王希捂着脸,愕然看着沈安。

  “你……”

  沈安说道:“这是斗殴。”

  说完他就冲了上去,拳脚交加。

  等他退回来时,王希已经躺在地上惨叫了。

  他的一条腿已经变了形状,双手在捶打着地面,不住的惨叫着。

  这个……

  韩贽想起了沈安打断腿的事儿,就怒道:“太放肆了!”

  他是本分人,所以说不出什么大道理。

  “这是斗殴!”

  沈安看了一眼门外聚集的官吏,说道:“那个案子是不大,王雱报官也只想警告那些想对邙山书院动手的渣滓,可在开封府却得到了什么?徇私枉法,无耻之尤!”

  “胡言乱语!”

  “这是污蔑!”

  外面有人说道:“王推官处置案子公平公正,开封府上下有口皆碑,你这是寻衅闹事,不,打断了王推官的腿,这事儿可不小。”

  这可是推官的腿,而且没有任何错处你沈安竟然就敢动手打断了,这是要翻天?

  开封府的官吏们此刻很是愤怒,外面的呵斥声不绝于耳。

  “哎!让让啊!”

  就在此时,外面来了一个满头大汗的官员。

  “都让让,有事找王推官!”

  人群让开道,这官员疾步进来,等看到倒地惨叫的王希时,明显的楞了一下,然后说道:“知府,有人举报,说是盛新书院的三个学生勾搭良家**被打断了手脚……”

  艹!

  韩贽看着沈安,沉声道:“这是设套?”

  沈安摇头,“某刚回汴梁。”

  那官员哭丧着脸道:“那三个学生都半月前就勾搭上了女人……”

  我……

  韩贽哪里能想到王雱一边来开封府报案,一边派人去策划了勾引那三个学生的行动,瞬间懵逼了。

  “说清楚!”

  可怜韩贽为官清正,哪里懂的这等阴毒婉转的手段,于是懵逼了。

  “那三个女人就是有夫之妇,不过却是半掩门做皮肉生意的……今日那三个学生带着她们去酒肆喝酒作乐,结果被那三个女人的男人当场拿获……在场的人都动了手……手脚都被打断了。”

  法不责众!

  王雱干得漂亮啊!

  韩贽此刻问了一句:“那三个学生……”

  他看着沈安,那官员苦笑道:“就是打了邙山书院学生的那三人。”

  尼玛!

  这事儿要是没猫腻老夫把一双眸子挖了去!

  韩贽怒了,“查清楚!”

  那三对男女被带了来,当堂喊冤:“他们三人那日说是刚打了谁爽快,于是就一起去……后来对小人的娘子念念不忘,竟然在事后勾搭,在一起都半个月了。”

  “嗯!”

  韩贽沉声道:“但凡有谎话,律法无情。”

  三个男子抬头,“小人不敢,此事众目睽睽,请知府做主。”

  呃!

  韩贽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来解决此事。

  他不能拷打这三人,否则……

  沈安就在边上很纯良的看着,但若是他韩贽敢对这三人用刑,他绝壁会喊开封府对受害者下毒手。

  若是不动刑,按照沈安的尿性,随便拔根汗毛,这三对男女此后就能过着美好的日子,半掩门的经历一去不复返。

  看看,只要顺从了沈安,从此三家人就走上了康庄大道,干不干?

  肯定干!

  估摸着就算是用刑都没法让他们改口。

  有钱就是好啊!

  金钱的力量就是这般强大,让人无可奈何。

  韩贽叹道:“此事老夫不管,但你不该打断了王希的腿……老夫要进宫。”

  “应该的。”沈安拱手,他尊重韩贽,所以不想为难他。

  韩贽走到门口,外面有人说道:“知府,沈安又立功了。”

  韩贽抬头,身体摇晃了一下,苦笑道:“老夫倒是忘记了,只是你此次的功劳够吗?是了,击败辽军的精锐,还让大王经历了战阵,是够。”

  还在惨叫的王希突然停住了,然后喊道:“某要上告……”

  “沈某告辞。”沈安压根没搭理王希,拱手后就往外走。

  开封府的官员们让开了一条道,看着沈安从身边从容走过。

  有人愤怒想喷,可想起沈安才将立功,不知道够不够再打断自己的腿,于是缩了。

  有人想动手,却想起沈安可是大宋名将,持刀冲阵的狠角色,自己这种战五渣的实力上去只能是送人头,于是颓然。

  沈安左右看看,然后轻笑一声,消失在前方。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众人听着里面王希渐渐尖利的惨叫,不禁心情悲痛。

  “开封府就这么被他沈安给踩了一脚?”

  “那可不是,推官都被打断了腿,这是被扇了一记耳光。”

  “……”

  开封府府衙里的气氛沉郁,韩贽随即准备进宫。

  他刚准备进宫,就听到了一个消息。

  “官家刚下旨,沈安封侯了。”

  卧槽尼玛!

  开封府的官吏们都两眼放光,有人喊道:“重了!重了!他才将打断了推官的腿,又封了侯,重了!”

  这大抵就和重婚一个性质,开封府府衙沸腾了。

  韩贽本来是怒火冲天,现在却是愁眉苦脸的进宫。

  “……官家,沈安打断了推官王希的腿……”

  赵曙想杀人!

  他四处看看,可却没有趁手的家伙,关键是沈安也不在。

  陈忠珩心中纠结,觉得沈安绝壁是失误了,但最失误的还是官家。

  “官家。”

  看官家的模样分明就是想收拾沈安,陈忠珩作为好基友不得不出来,为了那些秘制辣酱而冒险。

  “沈安一出去就动手,很及时啊!”

  很及时……

  韩贽怒了,等看到陈忠珩一脸正色时,才明白了过来。

  合着沈安才回到汴梁就动手,就是想把功劳给抵消掉。可赵曙这边下手太快,沈安前脚出宫,后脚赵曙就当着群臣的面给沈安封侯了。

  于是沈安去动手抵消功劳,这边准备封侯,没想到撞车了。

  官家,按照往常的规矩,是你冲动了啊!

  赵曙也知道是自己冲动了,在得知儿子此行斩杀敌将之后,他只觉得神清气爽,爽的想呼喊几声,于是对沈安就越发的满意了。

  这一满意可不得了,迫不及待的赵曙就给他封侯,却忘记了沈安有办法抵消功劳。

  这下咋办?

  赵曙黑着脸道:“去追回来。”

  去沈家的旨意还在路上,若是能追回来,那么此事还是默契之中,沈安不封侯,徇私的王希倒霉。

  至于沈安跋扈,按照赵曙的了解,他要打断谁的腿,那人必定是有该打之处,也就是说,他压根就没给别人口实。

  年轻人狡猾的和老鬼差不多有意思吗?

  这下还不是翻船了?

  赵曙头痛的看着陈忠珩狂奔出去,觉得怕是晚了。

  “让张八年来!”

  稍后张八年来了,赵曙吩咐道:“去查王希,还有邙山书院二月不是有学生被打……查。”

  张八年躬身出去,按照皇城司的效率,今天就能得到消息。

  陈忠珩一路策马而行,但暮春的汴梁街头人太多,没给他起速的机会。

  “让开!”

  陈忠珩真的急了,他知道一旦此事解决不好,沈安的麻烦就大了去。

  等看到榆林巷时,依旧没有追上宣旨的队伍,陈忠珩下马开始了狂奔。

  “停住……”

  他一边喊一边奔跑,当跑到沈安家外面时,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

  “恭喜归信侯……归信侯?您这是……欢喜过头了?怎地看着发呆呢?归信侯?”

  尼玛!

  陈忠珩悲愤的捶了一下大门,心想沈安当然要发呆,这厮闯祸了。

  他缓缓走了进去,就见沈安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

  他回头,街坊们已经在拱手了。

  “恭喜待诏军功封侯!”

  刚才的旨意很清楚,说的就是沈安战功彪炳才封的侯。

  战功封侯让人羡煞,而更让人羡慕的就是沈安还是个文官。

  文官以军功封侯,同僚们会嫉妒的眼睛发红,而武人们会欲哭无泪。

  被文官抢饭碗了啊!

  可现在沈安却在发呆,这是啥意思?

  不满意?

  “待诏这是欢喜狠了吧。”

  “是啊!二十余岁就封侯,大宋可没几个。”

  “当朝就待诏一人呢!”

  “……”

  沈安拱手强笑道:“多谢各位街坊。”

  庄老实还不知道情况,所以欢喜的出去和街坊们叙话应酬。

  “老陈……”

  沈安看到了陈忠珩,顿时就怒了。

  “为啥不早来。”

  你要是早点来,这事儿不就解决了?

  我打断王希的腿,正好抵消功劳。

  陈忠珩指指汗湿的额头,苦笑道:“街上人多,没法打马……”

  传旨的还在懵逼,陈忠珩说道:“赶紧回去复命吧。”

  “是。”

  他们前脚一走,陈忠珩后脚说道:“你的麻烦大了!”

  ……

  第三更送上,晚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167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北宋大丈夫,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北宋大丈夫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